炼数成金 门户 大数据 Android 查看内容

Google"反腐":Android创始人出局,坑死HTC

2017-1-24 10:55|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16808| 评论: 0|原作者: 水上焱|来自: 百略网

摘要: 华为、阿里、腾讯的“反腐”如火如荼,华为接连扭送了多个部门负责人去了司法机关。最新的战局,华为又抓住了6个刚跳槽酷派的前员工,理由是泄露了华为的核心资料。而且偏偏是在乐视刚融完资、股票大涨的第二天,把 ...

管理 Hadoop 硬件 芯片 Android

反腐
华为、阿里、腾讯的“反腐”如火如荼,华为接连扭送了多个部门负责人去了司法机关。

的战局,华为又抓住了6个刚跳槽酷派的前员工,理由是泄露了华为的核心资料。而且偏偏是在乐视刚融完资、股票大涨的第二天,把消息爆出来,吓得乐视紧急停盘。

这“反腐”成果真是喜人,但怎么听怎么都像内斗。

反腐还是内斗?还是公司换着花样辞退员工?

小新特别好奇,大家来看看这种情况算不算腐败?

如果一个公司的新项目在运作时,设置了几个优惠大礼包活动,让下游公司通过参加活动主动将项目传播出去。而此时,公司给项目的运营人员授权,去找业界影响力大的公司、政府部门公关合作来推动活动,运作人员可以为这些公司量身定制专项礼包,来达成合作。
辞退
这些专项礼包都会多设置几个,从而迫使让其他影响力稍弱的公司来公关项目运作人员,来营造项目非常火爆,需要各公司赶紧争抢占位的效果。一个成功的项目基本都会在这里产生回扣问题,有些项目里愿意给回扣的公司反而越积极动用各方资源宣传,就越容易成功。

另外,在绩效奖金上,运营与商务不一样没有具体的绩效分成,最后绩效奖金全看老板人品。而项目制的奖金一般发给项目组,就算是发给项目领导个人,碍于团队管理问题,领导要么平分给大家要么用各种方式大家一起消费掉。也就是说,在诸多情况下项目组并没有拿到合理的绩效分成,这时候公司老板会默认大家从回扣里补回来。

如果这些是腐败的话,那小米的F码得是多腐败的管理模式。

公司内部的反腐,要么是把内斗说的“大义灭亲”点,要么就是公司运作制度陈旧,老板动了歪心思将一些看不上的员工以较低成本清理出去,方便用实习生推行新管理模式。

华为能把反腐反到设计身上,腾讯能把反腐反到阿里去,不知道这些是针对员工个人的打击报复,还是老板管理无能。

按照国内科技公司这些步调,全球搜索巨头Google的“反腐”,连Android创始人都反出了局,岂不是更加好看?

当年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与HTC“苟合”“输送利益”,最后在2013年,鲁宾想给HTC输送更多利益时,被桑达 · 皮猜(Sundar Pichai)扭住,赶出了Android团队,最后在Google Xlab的机器人项目中郁郁寡欢之后,于2014年离职。而在这两年的时间中,HTC开启了死亡之旅。

好吧,这是戏说!但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与Google Chrome及其他项目的内斗,最后坑死HTC的故事,确实是一部比国内科技公司“反腐”要好看得多的大戏。

Google内斗起源,Android鲁宾与Chrome皮猜之战
Google作为工程师文化浓厚的科技大佬,野心一直不小。靠着对开源免费产品的执着追求,靠着扁平化管理,Google内部遍地而生大量工程师组建的项目团队,成功避免了商务总裁们割地称侯的大乱斗局面。

但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好。等2015年Android、Xlab等等千奇百怪的专项项目组成立后,特别是Android大获成功以后,这一局面被打破了。各项目组为了争抢资源打的不可开交。

Android操作系统刚刚在市场上流行开来的时候,智能手机的性能还非常低下,即便是到了2011年、2012年,Android智能手机的运行内存也才突破2G。

安迪·鲁宾为了保证Android系统的API完整性,并没有将Google自家的产品服务整合进去,而是自行组建团队,开发了一系列基础版的Android原生浏览器、短信等基础功能应用,达到不影响底层系统运作效率的目的。

而关于Google自家的应用服务,则有OHA安卓开放者联盟协议限制手机厂商,必须安装含有谷歌产品的谷歌服务框架Google Services Framework。

这是面向智能手机、面向开发者的正确决定。鲁宾领导下的Android也是真正开源的安卓,只做API内核升级、硬件整合适配、底层功能升级,给予开发者与手机厂商极大的权限。基于与时任HTC CEO周永明的多年私人关系,Android成功赢得当时的PDA龙头HTC的权利支持,第一个推出Android操作系统智能手机T-Mobile G1(手机是给电信运营商T-Mobile定制的)。随后成功拿下MOTO、三星、LG、Sony、爱立信等等国际大牌的支持。

而第三方定制Android ROM开发者更是层出不穷,其中Cyanogen团队的CM定制系统更是全球开发者心目中的顶峰。

但是,其他产品服务研发团队并不这么认为。特别是Chrome部门负责人桑达尔·皮猜(Sundar Pichai)与Google+负责人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这两个印度裔高管兄弟。

据Google内部人士透露,冈多特拉是一个非常会将故事的人。但冈多特拉领导的移动社交产品Google+、Google Talk、Hangouts、Google Duo、Allo等等一众失败产品数不胜数,从未成功过。2014年,维克·冈多特拉从Google离职。

而重中之重的是,皮猜领导的Chrome部门与Android部门一样独立,并且跟Android一起起步研发面向PC桌面产品的Chrome OS,也是一直未能起色。于是皮猜强烈要求鲁宾的Android部门能够给予支持,将Chrome的产品功能纳入Android,好让两者形成配合作用,推动Chrome OS的发展。

但是鲁宾一点也不近人情,完全拒绝。

就连时任Google 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也希望利用安卓系统推动谷歌其他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但是这些主张遭到鲁宾的反对。

关于鲁宾的性格,按照乔布斯的评价是鲁宾非常自大而不自知,按照Google内部人士的评价,鲁宾不善交流,只会在会议上大吼大叫,索要资源。

谷歌的资深员工评价鲁宾:“有些时候,与苹果谈判都比与Android部门谈判更容易。”

更重中之重的事是:鲁宾面对的是更为圆滑的皮猜,皮猜是印度裔,彼时皮猜已经带领一大帮兄弟占领了Google,当时Google 30%的工程师都是印度裔。

这时,内斗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鲁宾的高端Android手机梦VS皮猜看中的低端PC市场
鲁宾一心努力追赶苹果,希望在智能手机应用生态上能够快速超越苹果。但当时的皮猜甚至是其他Google高层并没有意识到智能手机将会改变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是移动办公,并坚持认为移动办公的未来还是笔记本。

据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马丁-布莱德迪(Martin Bradley)表示,“2010年年初,谷歌认为Chrome OS可能是平板电脑合适的平台。然而,跨智能电话和平板电脑应用软件的兼容性使得谷歌确定应用软件的商业性成功可以保留在平板电脑这一边,这一点已经在iPad上得到很好地验证。

而主管技术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曾表示自己并不理解移动行业,一直和Android保持距离,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反应也差不多。
皮猜与Chrome OS

在市场选择上,鲁宾倾向于整合更多前沿高端的软硬件技术,做高端产品。皮猜及其他Google高管则还是当时传统手机公司的思维,倾向于提高低端入门产品的体验,快速占领更多市场。一个一心想要干掉苹果,一个心系亚非拉,谁在公司内部更占优势,一眼便知。

时间拨回2010年1月27日,苹果发布了全新的iPad平板电脑产品,意图改变上网本市场,开发全新的办公模式。优秀的多点触控功能、软硬件整合设计,为整个市场应用带来了无限的遐想。

鲁宾急了,虽然中国深圳华强北早在2009年就已经推出了基于Android系统的低端平板。但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苹果iPad的多点触控带来的应用模式开拓了全新的未来市场。

2011年2月3日,iPad发布一周年,鲁宾终于发布了专门应用于平板的Android 3.0 Honeycomb。横屏通知、多任务处理、应用预览、应用内付费等等专为平板电脑而生,但各家厂商反应并不积极。Android的忠实支持者HTC,推出的flyer平板宁可采用Android2.3,也不用Android3.0。因为Android3.0这些新特性,HTC的Sense UI早已经实现。只有MOTO XOOM平板、三星Galaxy Tab 10.1。

2011年3月,第二代iPad已经发布了。Android平板电脑生态只有深圳华强北一家独大,至今为止,Android在平板电脑市场还是没有任何作为。

鲁宾的AR手机梦被肢解,变成了皮猜碗里菜
在平板市场的失利,使得鲁宾更在乎Android在手机市场上的竞争——毕竟此时靠着HTC对Android手机的全力研发推广,在高端市场牢牢占领了一席之位。

此时对于智能手机来说,下一个整合应用生态是相机系统。2010年底,智能手机的相机像素开始从500W像素的够用,迈向800W像素、大光圈、防抖技术等等各种新技术新应用上迈进。开发者们正翘首期盼全新的摄像SDK,来开发全新的功能应用来引爆市场,这正好是一个难得的卡位点。

关于Android鲁宾对未来摄像系统应用生态打算,从随后2011年LG在CES上展出的Optimus Pad(又称G-Slate)可以窥得一二。这款LG平板搭载双摄像头支持3D摄影,不过还是一个半成品,摄制出来的视频必须配备专门的3D眼睛支持。2011年6月,与鲁宾关系密切的HTC又推出了夺目3D X515m双摄像头手机,HTC这一款支持裸眼3D视频图片的拍摄显示。

这些细节可以看出,鲁宾从2010年已经开始着手AR智能手机的技术合作研发,但上述两款手机,Google Android都没有显示出应有的软硬件技术生态支持。

为此,鲁宾便又开始在会议上大喊大叫,索要Google X项目的资源——毕竟Google Xlab是专门研究前沿技术的。

在鲁宾的支持下,2011年,Google用125美元收购了摩托罗拉。但Google CEO拉里·佩吉(Larry Page)却禁止摩托罗拉团队和Android部门的合作,这样做的逻辑是,他担心摩托罗拉和Android部门亲昵的关系会疏远其他Android厂商。不过除了Android部门,Larry Page表示,摩托罗拉可以和YouTube和Google+部门合作。

看起来一切都很合理,但完全可以成立新的技术研发部门进行合作,此时鲁宾在Google的地位,明显受到了内斗影响。
Regina Dugan

随后Google真的通过重组摩托罗拉组建了这样的前沿技术研发部门,不过Google又从DARP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请来了一位里贾纳·杜根(Regina Dugan),负责整合摩托罗拉研发部门组建的ATAP部门(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前沿科技计划)。杜根随后推出了Project Ara手机项目。

同期,Google又从微软挖来了Kinect体感传感器负责人Johnny Lee,组建并负责Project Tango这一 AR平板项目。

听起来又跟鲁宾没什么关系。

从此时开始,鲁宾开启了抢要Google X资源之路。据内部人士透漏,经常见到鲁宾在内部会议上索要Google X资源。

2013年2月,Google CEO拉里·佩奇拉着一众高管出门“度假”,度假的内容是:要求各高管彼此好好合作,对内斗零容忍。

几周后,鲁宾离开了Android团队。等摩托罗拉被出售给联想之后,ATAP项目却归给了时任Android主管皮猜手里。

默默支持鲁宾的HTC,最后被Google坑死

作为鲁宾的好基友,周永明的HTC则一直身体力行支持着鲁宾。

2011年,HTC以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Beats 51%的股份,随后开始使用该公司的Beats Audio音效技术,并在智能手机中整合推出了Boomsound扬声器。

2012年8月,随同HTC Desire X发布的ImageChip芯片,为摄像性能带来的巨大提升惊艳整个手机市场。这枚芯片是HTC自研的ISP芯片。

2013年2月,HTC one M7发布,其采用的Ultrapixel超像素技术的摄像头虽然只有400W像素,但1/3寸的超大感光元件尺寸.,加上第二代ImageChip芯片,极大地提高了摄影效果。发布第二个月,鲁宾就被调离了Android部门。

2014年3月,HTC One M8发布,酝酿多年的双镜头Duo景深相机推出,同样配备了自研的ImageChip芯片。年中,HTC很不甘心自己积累多年的摄像技术,又发布了HTC Re如影运动相机。HTC终于在AR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HTC这一系列产品研发动作都是为了打造AR智能手机。ImageChip的核心功能是支持HDR即图片视频拼接技术。400W像素的Ultrapixel摄像头更低的数据量,能让智能手机更轻松实现AR功能。双镜头Duo景深相机,探测景深的功能也是AR的雏形应用。而运动相机则是未来拍摄AR视频的主流设备。
HTC One M8

但整个过程,Google Android完全失声了,没有给予任何软硬件生态上的支持。同时Google反倒与一家初创公司Movidius合作默默的推出了自己的原型机。

最后HTC不得不独自推出了基于双摄像头技术的Duo Camera SDK开放给开发者,随后又推出了官方专属应用Zoe。

从2013年鲁宾被调离之后,HTC开始急了!

先是跟亚马逊传出联合开发手机;

然后找到微软推出HTC One W8;

另外还通过威盛电子找到中国大陆政府,与中科院、上海联彤一起推了一个中国自主操作系统——COS;

王雪红频频站台发声,表示要研发自主操作系统。

HTC手机名存实亡。

HTC失败后的手机市场,等待苹果引爆

其实当时鲁宾离任后,所有Android手机厂商都在提心吊胆。

HTC手机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名存实亡,同时也让所有Android手机厂商心寒。就连跟HTC传了半年绯闻的亚马逊,终于在2014年推出的Fire Phone 3D体感手机也宣告失败。

最后周永明还被外行批评不知道通过产品迭代升级来积累技术,殊不知现在的HTC Vive头戴式VR产品,全靠着HTC手机十几年积累下来的传感器、摄像技术。

现在已经是2017年了,Android创始人鲁宾已经从Google离职了4年。在这期间他又组建了一个与Google Xlab功能相似的孵化器——Playground Global,支持一些AI、机器人、AR项目的发展。最近他又要通过Essential Product Inc重返智能手机市场。

苹果的双摄像头iPhone已经成熟,库克早已经开始布道AR智能手机,今年体验完善的AR智能手机生态,预计要在iPhone的带领下拔地而起。

而反观Google Android,封闭的步伐越走越远,华为刚刚整合了Vulkan图形引擎就被阻拦;Android手机已经在高端市场惨败难以立脚,拥护的手机品牌逐一倒下,Tango手机还是半成品,……

或许当初上帝想用智能手机的时候,跟乔布斯做了交易——该是苹果的还是苹果的,谁也不能抢!于是被诅咒的科技圈兜兜转转多年,最终还是要等到今年,等到库克真正将苹果团队管理好的时候,再将创新的王冠还给苹果。

结语
公司的内斗永远都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连表面上看起来转型最成功的的Google都是如此。

出现内斗的公司基本都处于转型期,要么是公司核心管理层战略眼光不足,发展方向摇摆;要么是管理层业务转型升级规划没做好,刻意盘剥员工利益,造成怠工。

何必为了利益、为了低成本清退旧团队,找一些工作上的套路作为罪证,挂一些莫须有的名头,搞一个什么“反腐”呢?

Google让手机厂商心寒,那些反腐的公司让员工心寒。

各家公司就要点脸吧,内斗就内斗,学学Google关起门来好好商量就行。何必戴一个“反腐”的招牌,来展示自己的人心有多丑恶。

虽说大家都是人,都可以犯错。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软件开发技术群
兴趣范围包括:Java,C/C++,Python,PHP,Ruby,shell等各种语言开发经验交流,各种框架使用,外包项目机会,学习、培训、跳槽等交流
QQ群:26931708

Hadoop源代码研究群
兴趣范围包括:Hadoop源代码解读,改进,优化,分布式系统场景定制,与Hadoop有关的各种开源项目,总之就是玩转Hadoop
QQ群:2884109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热门文章

     

    GMT+8, 2018-10-19 17:45 , Processed in 0.125625 second(s), 24 queries .